您的位置:首頁 >家電 >

世界看點:眾“陽”之下,北京等不到的騎手和快遞

2022-12-20 08:39:04    來源:電廠

12月16日的北京,室外最低溫度已達零下12度,而“援京”快遞員藍文金前一天還在零上16度的廈門。盡管他帶了最厚的衣服過來,但“難以想象的寒冷”依然是他對首都的最初印象。

同樣是在北京,從下午5:48點開始等外賣,等到9點后外賣竟然自動取消,北京消費者小何已經習慣這段時間偶爾吃不到晚飯。

隨著奧密克戎病毒在北京大規模傳播,居家、曬“陽”成為常態,隨之而來的外賣運力不足、快遞囤積、物流不暢問題也持續加重。


【資料圖】

快遞卡在通州4天不動,孩子的奶粉、退燒藥等沒有送到,雙11買的貨雙12還沒有收到……快遞外賣讓身在北京的消費者開始集體焦慮。

新十條之后,百度“北京疫情”的搜索指數一路上升,高峰時搜索人次超過1200萬條。12月12日,北京市衛生健康委員會新聞發言人李昂介紹,12月11日,全市發熱門診就診患者2.2萬人次,是一周前的10倍。

第一撥騎手、快遞員被感染后,市場上的生鮮訂單、藥品訂單反而猛增,外賣延遲也更加普通。京東物流北京喬莊營業部站長閆澤中告訴電廠,他們站點目前一個快遞員的單量幾乎是以前的3倍,生鮮、醫藥訂單占到40%—50%;以前該站點一天4500-5000的單量,增加到目前的一天8000—10000單。

“我用因過于饑餓而顫抖的手點開訂單詳情,驚訝的發現騎手竟然取消了配送?!彪m然在小何的申訴下,官方賠了她10元錢,但依然彌補不了她連餓幾個小時的憤怒。

同時,外賣配送費也越來越高。有北京消費者點了20多元的餐品后發現,打包配送費幾乎趕上餐費,部分區域餓了么配送費甚至可以達到80元以上;而北京同城閃送價格也在翻倍;也有消費者反應,在京東便利店買水,配送費就是60元。

12月14號,京東從全國調集的首批1000余名快遞小哥已陸續抵達北京。第一次坐飛機的藍文金是其中的一員,他瞞著福建漳州老家的父母來了北京支援。 “就想著現在也快過年了,這邊清完我們也趕緊回去過年?!彼f。

隨著外部運力入京,閆澤中站點擠壓的貨物,將在明天全部清空。

騎手“陽”了

繼11月北京外賣延遲之后,12月3-4個小時的無人接單已經成為常態。閃送加錢也無人接單、餓了么的訂單由美團送上門、一個騎手同時配送40個外賣、一次配送費達80元……各種異常的情況正在發生。

“取消訂單快六個小時了,更換了騎手,地圖上半天也沒動”;“五個小時了,真的要等到晚飯”,“四個小時過去了還沒有收到?!盜P地址顯示為北京的小紅書用戶,在社交平臺上集體“等外賣”。

“準時寶兩塊四塊的撫平不了中飯超級晚點帶給我的痛苦?!币晃幌M者稱。

12月11日,北京夜間溫度最低達到零下6度。安貞橋環宇薈附近的一位戴著保暖兔兔的快遞小哥頭引起了路人的注意。他的電動車車頭掛滿了外賣,周圍地上也放在各種外賣單,當晚他要一次性配送40多個訂單。

近一周來,北京的外賣騎手越發緊張,多位美團騎手透露,主要原因是大批外賣員被感染。美團外賣員王明明也告訴電廠,尤其在北京放開核酸查驗的第二天,不少騎手還沒有足夠的自我防護意識,在送餐過程中就可能被忘戴口罩的消費者感染。

“消費者在自己家里,不戴口罩很正常。那會兒剛剛開放,他們可能也不知道自己陽了”王明明說。這段時間,王明明每天的訂單量接近翻倍,以前一天跑30單,現在估計要跑50多單,而他身邊肉眼可見好幾位同事都被感染了。

另一方面,因為擔心無人接單,外賣商家也會等騎手到店后才開始做餐。這也導致很多騎手到店后需要等更多的時間。

運力緊缺下,外賣配送費也越來越高。有北京消費者點了20多元的餐品后發現,自己這一單配送費15.6元、打包費3.5元,打包配送費幾乎趕上了餐費,部分區域餓了么配送費甚至可以達到80元以上;而北京同城閃送價格也在翻倍。

“中午配送費還是8元,晚上就要18元了”,一位消費者驚訝。

在BOSS直聘等平臺上,美團一直在對外招聘配送員。12月10日,“本地寶北京招聘”公眾號發布的招聘信息顯示,北京某公司招聘物流一線操作員、物流快遞員、7鮮門店和達達外賣騎手,人數多達上萬人。

消費者:餓、自己做騎手

這是一個不少年輕人體驗餓肚子的冬天。

雖然不至于完全買不到菜,但總有搶不到的時候;雖然也有等到外賣的一刻,但可選擇的餐已經非常少。

“又一個餓的睡不著失眠的晚上。雖然沒有陽,但每天外賣運力不足,電商搶菜不僅容易買不到,還很貴,真的非常認真的在思考要不要離開北京”,90后錢冰半夜失眠后在朋友圈發文感嘆。11月初,北京的這一撥疫情剛剛出現苗頭,錢冰在北京的好友突然退掉房子,去其他城市發展,留給她一句話:北京疫情太嚴重了,看不到頭。

盒馬、叮咚買菜上可以斷斷續續搶到一些菜,但是階段性的短缺、食材不足和外賣延遲等,依然讓她經常吃不飽。

“我也好幾頓沒飯吃了”,一位年輕消費者在社交平臺上稱。

截至2021年12月31日,美團交易用戶數為6.9億,比上年同期的5.1億增長35.2%。在北京,有著大量單身的年輕人。他們有些因為租房條件差沒有廚房,有些本身就不擅長做飯,常年依賴外賣。

等不到騎手之后,周美麗決定自己在美團眾包上注冊兼職騎手,大概不到5分鐘實名認證成功,提交100元保證金就可以直接上路。她在家附近用共享單車送了幾單之后,找到自己下單的商家,發現自己的訂單已經超時取消;于是打包了一份回家,順路接了自己小區的兩個外賣單。

快遞外賣慢在哪里?

與外賣行業一樣,快遞員也大批被感染,快遞難到達、慢等問題也在北京繼續發酵。

12月13日,北京各大快遞分揀點堆滿了快遞??ㄔ谕ㄖ?、卡在順義,卡在正在發燒的快遞小哥手里……有消費者雙11的快遞都沒有送達,也有消費者20多個快遞一個都沒發。

(北京望京南民航大廈等站點,堆滿快遞)

李正宇在12月5日在京東自營購買的食物一直到12月14日仍然沒有送到。他打電話去平臺詢問,得到的回應是不僅是京東快遞員、京東各大園區、分揀中心、站點,甚至是在線人工客服都有很多被感染。接聽他電話的客服也是從行政臨時轉崗。

李正宇眼看著自己的快遞已經到達配送員手中,但是物流進程就卡在那里不動。他猜測,這個片區的快遞員“陽”了。但年關將至,很難找的替代原有片區的快遞員。

閆澤中告訴電廠,因為通州、大興和順義是北京三個重要的分揀中心,所以很多顧客的貨物都會顯示滯留在這三地。

12月14號,京東從全國調集的首批1000余名快遞小哥已陸續抵達北京。這些快遞小哥來自上海、廣東、陜西、湖南、福建等16個省市。12月15日,閆澤中緊急調配了30套棉服給南方來支援的快遞員,他的站點也從日常31位滿編的快遞員,直接增加了一倍人手;站點擠壓的貨物,將在明天全部清空。

針對當前快遞末端服務存在的問題,北京市郵政管理局黨組成員、副局長廖凌竹介紹,明確“兩天見到成效、一周恢復正?!钡墓ぷ髂繕?,兩天內現存快遞積壓件全部清零;一周內盡快補齊快遞小哥人員缺口,基本滿足全市正常投遞需求。

不過就在李正宇看到這些消息的同時,他買羊毛清洗劑的商家告訴他:“您所在的區域暫時停發?!?/p>

關鍵詞:

相關閱讀

欧美视频线路在线_欧美中文字幕在线中出观看_中年美女露比自慰交配a一级片免费播放_九九精品国中文字幕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