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家電 >

“陽康”復工眾生相 網約車司機:“不害怕乘客咳嗽,怕自己咳嗽嚇著乘客”

2022-12-21 08:49:01    來源:市界

北京正在全力推動企業復工復產,實現“應開盡開”。

12月19日,周一,也是首輪陽性轉陰員工復工的重要節點,大街上的車流逐步增多,地鐵里有人感慨“熟悉的北京早高峰”又回來了。辦公樓里,則是此起彼伏的咳嗽聲。有人剛剛轉陰,也有人自詡“天選打工人”至今未被感染。


(資料圖)

盡管疫情如疾風驟雨一般襲來,但這座充滿活力的城市,又一次展現了它的韌性。來自各行各業的人們,都在康復后第一時間重返崗位。他們有餐飲店老板、外賣騎手、健身教練、網約車司機、獵頭,在他們的描述下,我們看到了一個重啟的北京。

Jessica 資深獵頭 “第一天復工地鐵里密密麻麻全是人”

復工第一天,地鐵里的人特別多,10號線像趕上出故障似的,密密麻麻全是人。我們辦公室還好,一共20多個人,到崗8個?;貋淼亩际且呀涋D陰的,但室內很冷,大家依然會咳嗽,聲音此起彼伏。

我們這個行業的工作形式其實不怎么依靠見面,主要是通過電話。因此疫情造成的影響可能體現在對接和面試的延遲上,基本向后推一周左右。像我目前聯系的一些候選人,普遍處于逐漸轉陰階段,尚未完全恢復,下周大概就差不多了。但該做的事情還是正常做,不會取消。

我負責的主要是互聯網和軟件、高科技等領域,其實對比來看,往年都會有一些融資類的公司和互聯網大廠進行招聘,今年真的很少,小公司基本沒有。另一方面,看機會的人卻很多,尤其是做市場營銷的人,可能是各家公司都沒有這方面的預算了。之前我們平均每人每周重點做6~8個職位,現在最多也就3~4個。絕對數量上同樣會減少很多,比如大廠往年放出的職位可能達到幾十個,今年大概只有個位數。

當然,也不乏一些比較不錯的行業,像大家都比較感興趣的游戲及內容出海,還有電商,相對來說會好一點,未來可能會出現更多的招聘崗位增長。

而在這種情況下,相當于逼迫我們做出優化。從前我們做的事,是通過信息獲取把所謂的不對稱打破,現在有更多公開渠道,對人員把控、流程管理、非公開渠道儲備的要求就變得更高,相當于一種洗牌或者說迭代。而且一般公司都會用很多家獵頭,我們曾經和某家互聯網大廠開職位對標會,結果這個在線會議上有500多人(指獵頭數量),你能想象嗎,生意有多難做。

其實,疫情使小公司的生存難度大大增加,你會特別感慨,有的公司去年拿了一筆特別好的融資,但突然就不行了。還有一些知名的老牌外企,在宏觀環境的影響下,某個業務兩三年內迅速縮減,令人唏噓。

在候選人的心態上也是這樣。我遇到過很多35歲以上、甚至還有50多歲的人在看機會,市場又普遍對年齡存在要求,那這樣的人要怎么找工作,還有沒有工作?這種情況下,大家的焦慮感就會更為明顯。

劉銳 三里屯西餐店老板“陽康之后,回暖要看5月”

都說線下要恢復了,但我們的判斷是,這一波陽康后,起碼要到明年5月。今年春節肯定能回家都回了。我們這種身處在北京商圈的店無人問津。3、4月份是餐飲傳統淡季,回暖只能看看5月。

去年12月4月,每逢周六這時候,我們店早早一層就坐滿了?,F在大家花錢比較謹慎,人均消費也降低了。今年10月份,人均還有160-170元,最近降到130元,去年同比是190元,客人點的菜也少了。

一個月前,開業第一天,店里就有員工陽了,被送去方艙,店里全部消殺三天。一直關店到“新十條”開放。12月6日開店,我8號就陽了,為了維持店里正常運作,安排了員工“四人輪班制”,如果四個人中有倆陽了,這一班次就不讓上,換下一批。

4個人三天一波,現在基本上都中了。店里只有11個員工,直到第四波,才能換上“陽康”的人。

之前我有兩個燒烤店,兩個酒館,都在最繁華的商圈。但現在,最高一家營業額也就3000元。無奈下,只得把前門、國貿店都先關停了,減少人力成本,畢竟開的時候日營業額也是幾十塊錢,外賣也變少了。5月開起來的國貿店相當于沒開過,一個月20萬房租,100萬賠了半年。

(圖注:大柵欄;來源/作者)

我們判斷第一波高峰陽過后,起碼還得延續兩個禮拜。像我們廚師有后遺癥,都沒有味覺了,嘗不出復合味道。估計客人也有這心態,先等等吧,反正還沒恢復完全,就先吃一些剛需的。

我們是第一波復工的,能復工的時候就選擇復工,但效果不理想。開業時間變短了,以前是全天營業,現在中午不做午餐了。

這很磨人心智。餐飲是一個得滾起來的、有節奏的生意,要讓大眾一步一步知道我們。丟失節奏后,人員、宣傳都不得不變動。像我們十月底,為了宣傳,投錢給小紅書達人,現在看來都白費,20多萬白扔了。

維持一家老店,其實比做新店力氣費太多。

現在沒力氣再做多余動作,以靜制動,是最好的方法。行情好的時候,三四百萬扔進去開店都很正常,現在10萬、20萬都對我們很重要。必須留著現金,寧可走得慢一點,也不能拖垮所有現有的模式。

資本也沒有錢,也在縮減開支。這個階段都不會再投什么。很多投資人都跟我說,別著急,做好自己,靜等風來。先保住現有的碩果。先活下來。只要活著,就有希望。只要資金鏈不斷,就撐著。

所有的想法,都放到春天再說。這個“春天”,不是明天開春,是指真正的恢復。但不知道什么時候,線下餐飲業,才能真正緩過來。任重而道遠。

kk 青年路清吧店主“只要不是一直虧錢會一直開下去”

我是12月8號測陽的,店里三個人幾乎同時陽了,打亂了我本來想“分批陽”的計劃。熟客們也都陽了,就關店了。普通人還能嚴加防范少陽、不陽,餐飲從業者每天接觸這么多人,肯定是躲不過了,我們還沒等反應過來就兩道杠了。

那個周末,感覺馬路上沒什么人。朋友酒吧店慶,都沒有客人去。尤其是往日熱鬧的朝陽區,受創最大。體感上,客流量減少從今年10月份開始,萬圣節都靜悄悄。我們從業者也在擔心——回不去2019年了,酒吧這種非剛需消費可能會下降。

(圖注:青年路;來源/受訪者)

這周六恢復營業,明顯看著比上周好些了,但客流量最多也只能到往年同期50%。因為都是熟客,客單價沒特別大變化,但消費頻次明顯降低:往常2-3星期來一次的客人,現在一個月都不見蹤影,之前天天來的附近熟客,現在一周也就頂多1-2次。

房東不是國企單位,他們也有銀行貸款要還,能給我們的房租減免額度很低,像之前“可外賣不堂食”,對他們來說,這都不算關停。但對酒吧這種業態,外賣是一個很吊詭的方案,完全不夠格做為一個生意。轉外賣是不可能轉的。

這三年,對行業都是顛覆式的影響。像我們這種能夠撐下來的店,是因為關店成本更高,只要不是一直虧錢,哪怕不掙錢也茍著開,因為轉身很難。不像一些有品牌有營銷能力的大店,他們有能力和資本去轉身,去選擇一個更好的店址,更優化過的資產配置,可能是負擔得起關店成本。大批悄無聲息的小店,要么茍延饞喘,要么默默消失沒有下落。

明年還是會比今年好的。自上而下的約束限制,哪怕有新毒株,對客流影響也比較溫和。不像今年,反反復復可能會遇到無法正常營業的情況。經常是,今天晚上還好好的,明天就得閉店。

遇到禁堂食的時候,我們會想辦法和房東談降房租。但這波放開后造成的損失,很難要到。因為是自然客流的減少。五六月關那一波關堂食,房東也有適當減免半個月房租。畢竟有兩個月沒開。因為這三年,倒掉了太多酒吧,房東招租也非常困難的。起碼我們這店還能繼續開,能幫就幫了。

我第一次開店是2015年,那個店很健康。但我和合伙人意識開在民宅終非長久之計,2020年就把老店關掉,新店挪到了青年路一帶。這附近,少說至少有50、60個酒吧?,F在,三年過去,比我們早開還能持續營業的店,大概只剩兩三家了。很多店倒的倒,轉手的轉手。

前兩天還接到電話,問我有沒有意向轉租。其實現在是一個不錯抄底的時機,想開店的,會開始行動了,去接那些現金流斷了要轉手的店。

如果回到2019年,能再選一次,我會開一家規模更小的店,至少運營上能更主動。

Emily 樂刻健身教練“轉陰之后,90%的人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我是第一批陽的,天選無癥狀患者。8號測出是強陽,11號轉陰。陽了后什么反應都沒有,照顧完同陽的一家人后,上周三就去健身房復工了。這幾天,空蕩蕩的健身房里幾乎就只有我一個人。

教練們倒是不受陽不陽的影響,恢復算比較快的,轉陰后有不適,也不一定要躺休,有課就去上。但學員都比較小心謹慎。

以往這個時候客量很大的,我有三十多位學員,每天課都是排滿的。放開前,11月隨便一天,我都排了7-8節課?,F在,復工一周,只來了兩位學員,上了5-6次課。

陽了后的身體還是會有反應,出現疲憊、無力。有過轉陰四五天的學員來鍛煉,有頭暈的跡象,這還只是她原來訓練基礎的60%。我就建議,練一次,再緩兩天,不能著急。

像正常感冒,其實恢復到鍛煉的最好狀態的一個標志是不咳嗽??人詴绊懶姆?,咳嗽嚴重的話,不建議來鍛煉的。

約課之前,學員都覺得自己“跟之前一樣”,沒有問題。但其實,90%的人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以恢復為主,起碼要一個禮拜。我們現在也盡量以小重量訓練為主,避免高強度心肺訓練,去幫學員慢慢做恢復。

感覺一個較為明顯的時間點是10號、11號左右,陸續很多人中招了。我認識的學員、朋友基本上100%陽過了。所以我感覺,這個禮拜過后整體恢復就差不多了。

上個月到這個月,基本上所有教練都是0收入。我們沒有基本工資。不只是樂刻,超級猩猩也是,無所謂陽不陽,有課接教練們就都去帶課。剛開始的時候,教練、學員都不怕陽,能去鍛煉的就去鍛煉。月初健身房還在看核酸,現在店長可能都陽在家,沒人查了。

但總體來說,我很樂意看到開放,也能接受短暫的經濟損失。之前總是小心翼翼提心吊膽的,不知何時就又出不去,上不了班?,F在,熬是有希望的,放開了就能看到頭。

老陳 滴滴快車司機“不害怕乘客咳嗽,怕自己咳嗽嚇著乘客”

像我們跑滴滴的,每天和那么多乘客待在一起,其實很難保證不陽性的。

大家都能感覺到,從“新十條”之后,北京感染人數肉眼可見的變多了,也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我能感覺到越來越多乘客在車上有咳嗽的癥狀,我最多就是通通風,心里談不上害怕,倒是偶爾我自己嗓子癢的時候,不太敢給乘客聽到咳嗽聲,人家怕的話就不好了。

我還記得在9號左右,我在大興那邊接了一個單子,一個女乘客燒得特別厲害,但當時120資源照顧不到他們,所以他丈夫背著她坐我的車去醫院。

下車時候我感覺她都快昏過去了,最后是我和她丈夫一起把她抬出車外。當時我就覺得,我應該要被傳染了。

結果真被我猜到了,我第二天下午發燒了幾個小時,可能是因為我從小在農村長大,身體也比較好,發了幾個小時燒后就完全沒有癥狀了。

其實很多跑車的對病毒都不太擔心,但我們真的擔心出不了車的情況。很多跑出租、送外賣的小哥住在城中村的平房里,前幾個月只要有一個病例,他們就要干坐幾天,車子的租金、份子錢對很多人來說都是不小的壓力。

周一之后,很多人都開始恢復上班了,雖然現在的單子還比較少,只有以往正常時候的三分之一,但我感覺接下來還會恢復得更好,人會越來越多。

小悅 外賣騎手“最近開始送寫字樓的單子了”

我也沒想到速度會這么快,當時放開才三五天,我們那個團隊就有8成的人開始有感冒發燒癥狀,測出來都是陽性,當然也包括我自己。

所以尤其是那幾天,大家叫的外賣沒法準時送到、閃送叫不到騎手,其實就是因為很多騎手們都陽在家歇著了。

而且騎手是和大家同步變陽的,居家的人也比之前更多,導致很多地方的外賣都爆單了,送都送不過來。

那幾天的單子對送外賣的人來說還是挺不錯的。因為運力緊張,運費比往常高了接近一倍,一些長期跑外賣的騎手,那兩天如果每天跑十個小時,一天的收入沒有一千也得有八百。但同樣的市場放在平時可能就只有三五百塊錢。

一些兼職跑單的也不錯,可以挑一些單價在13、14塊的單子,一趟送三單,幾十塊錢很快就到手。整體來看,不管是外賣還是閃送,我們拿到的運費大約是平時的兩倍左右。

不過這里有一個誤會,那幾天有些人看到過一些外賣的運費高達幾十元,但我們作為騎手拿到的錢并沒有那么多。

我記得那幾天大家送得最多的除了日常的外賣,就是各種藥,以及可能一單就幾十斤的菜,可以看出來,當時大家都在囤菜。

隨著陽性的騎手們逐漸康復,這兩天運力已經明顯充足了起來,價格也回落到比較正常的范圍。對我來說,最明顯的感覺是,一周前的訂單基本都是送居民區,因為大家都在居家或者隔離,這兩天開始,越來越多單子是送到一些辦公樓,可以感覺到日常生活正在恢復。

陳木一 旅游行業從業者“用戶出行意愿的恢復需要個過程”

我們公司一直是靈活辦公,最近大家基本都是居家,但想去公司隨時可以去,沒什么限制。

我的癥狀還是起得挺急的,那天凌晨醒過來感覺渾身冷,強撐著把厚被子翻出來,還是不停打哆嗦,而且頭像被切開一樣疼,后來就開始發燒了,我量完體溫一看,39.7℃。

因為每個人負責的工作內容不同,其他同事很難接手和代替,所以即使身體不適,我們還是要第一時間處理和跟進。旅游行業最近的變化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一是政策層面上的一些變動,必然影響整個行業以及從業者對未來的判斷和布局;二是鼓舞人心,隨著這個口子逐步放開,普通人可以考慮出去玩了。對我們而言,無論是高層還是員工,我們都覺得看到了希望和曙光。

當然,我們的工作量也增加了,比如客服同事,都處于一種加班加點的狀態。而且現在就像打仗一樣,大家都是一波一波的,你好了你就上,誰不太行那就休息,優先保證完成工作量。

春運即將到來,這其實是一個很好的契機,大家心理上的恐懼和擔憂經過一次又一次的試探,最終會落到實處。疫情對各行各業影響都特別大,尤其是旅游行業,多少家小旅行社倒掉,這幾年完全是苦苦支撐,需要一點一點補。用戶出游意愿的恢復是一個過程,對旅游景點來說又何嘗不是如此?可能這個地方幾年都沒接待過這么多人了,到時候手忙腳亂的。所以配套服務都應該提前準備起來,這樣才有利于品牌塑造和未來發展。

我身邊好多朋友都失業了,不是他們能力不行,而是因為盤子就這么大,吃飯的人又那么多,不少人正處在求職、求生的狀態下。說實話,在我們行業,只要一家公司不把你開除,肯定是不能辭職的。因此,我也希望各行各業能盡快恢復、發展起來,這樣大家日子都好過,資金會流動,需求會增長,選擇會更多。

南瓜 新媒體運營“大病初愈我們想吃頓火鍋補一補”

我在家休養了一周多,再上班還是挺不適應的。畢竟整個人處于恢復狀態,而且很困,難得的是終于能呼吸到自由的空氣了。

路上人比較少,大廈里的食堂也關著,但我們部門到崗率挺高——因為是集體變陽又集體復工。上上周,公司有了第一個陽性病例,那位同事持續在上班,直到發燒,而這幾天內大家都感染得差不多了。

一開始是喉嚨痛,我以為是一晚沒關空調的緣故,到公司才發現大家發燒的發燒,咳嗽的咳嗽。接下來我的癥狀就有點嚴重了,連著兩三天發燒,第四天頭特別痛還上吐下瀉,然后又低溫了幾天。不過現在已經逐步恢復了。

我的工作是新媒體運營,雖然公司在一定程度上受到疫情影響,比如采訪外拍行程有所限制,但只要把合同規定的內容生產要求完成就可以了,總體還好。最近的一個感覺是宣傳方向上的變動比較大,12月之前聚焦于防疫,現在就操作一些科普類內容,比如何時能夠返崗、家里怎樣消殺,以及相對熱點的復工復產、快遞外賣配送等。

上周海淀區發布倡議,鼓勵大家參與外賣配送。我覺得有點莫名其妙,但想著自己快好了,閑著沒事,要不就注冊一下。過程挺順利的,上傳身份證后差不多5分鐘就通過了審核,需要答題,還有一些線上培訓必須觀看,考試合格后,周末可以騎著共享單車接單,算是一個不錯的新體驗。

這三年改變了很多人,其實我也有點想換一份工作,去一家價值觀與我自身理念相合的、更具有人文關懷的公司。等行情好一點吧,眼下也不是跳槽的好時機。我還有一個計劃是,辭職了就去西藏看一看。不過,我要先去和另一個復工的朋友吃火鍋了,大病初愈的我們,得補一補。

Ken 獨立咖啡店老板“擔心年輕人都在家里自己做咖啡了”

過去兩個月,我家那棟樓先后因為有陽性被封了三次,剛好每次我都不在家,好在等到我陽性的時候,大家都開始居家了。

我是在10號第一次測出陽性,也算是趕上了陽性的小高峰,這小咖啡店也跟著關了一周的門。

這兩天算了一下帳,今年快結束了,全年的營業額還沒去年高,只能慶幸店小成本低,不然確實挺難的。

昨天剛和其他兩個咖啡店老板吃了個飯,大家對北京咖啡店的預期其實都不太一樣。

一方面,如果疫情到了常態化的程度,那最起碼大家的開店時間可以得到保證,結果就不會太差。但也的確有人擔心,要是明年社會上這些年輕人賺的錢少了,沒準會有更多人就選擇在家里自己做咖啡喝了,畢竟在這里一杯幾十塊錢,還是比在家要貴很多。

但我自己就不想那么多了,我就盼著過幾個月出境旅行能更方便一點,我準備去澳門逛一逛,看看澳門的咖啡廳怎么樣,也能買點豆子。日本肯定也要去一趟,當地的朋友都幫我代購了幾年的咖啡豆了,得去請他們吃個飯。但韓國就算了,他們太糙了,來來去去都是冰美式。

今天我出門時候還看了一下,路上的車子不少,但我這店都開半天了,也還沒見人來,很多熟客都說自己還沒轉陰,在家躺著。

我也剛好趁這個空檔,明天準備閉店一天,去給我的小咖啡店換個新沙發,再有空就把門口的空地收一收,來年天暖了在門外也布置一些座位,也算是新年新氣象。

接下來這幾天,就等等老朋友們陽性結束,圣誕的時候開個小派對,也算是一個小小的慶祝吧。

關鍵詞: 網約車司機

相關閱讀

欧美视频线路在线_欧美中文字幕在线中出观看_中年美女露比自慰交配a一级片免费播放_九九精品国中文字幕在线视频